第一百二十一章一念一伤·个中缘由

不羡仙(快穿仙侠 古言 1v1 sc) 作者:砌月帘风

第一百二十一章一念一伤·个中缘由

      可偏偏一自家娘子喜欢,魏国公便托了许多人前去寻找,但找了许久也不曾有眉目。
    那范芷兰一听得此消息当即便来了精神,因为她幼年时期父亲经商走南闯北,有一次行走半年方才归家,自觉对妻儿亏欠,便带回了两颗甚是稀有的明月珠,一颗给了自家娘子,一颗便给了自家女儿,也就是范芷兰。
    后来范芷兰出嫁,其母手中那颗明月珠便也给了范芷兰做嫁妆,如此一来,如今的范芷兰手中便有了两颗明月珠。
    既有两颗,那么如此能巴结魏国公娘子的机会她自然是不会放过,只为着自家相公爬的高点,顾槿芸的地位也能高点,顾槿芸是个被水寇糟蹋过的,若是他日夫家得知此事,自家地位高点,对方也不好发作。
    既然得了这条路子,那便事不宜迟,范芷兰带上明月珠与顾槿芸便去了魏国公的家。
    自打入了京,范芷兰便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让顾槿芸露脸的机会,只盼着她能被哪一家的高门大户给相中,一举嫁入豪门,可奈何这顾槿芸也是生的像了娘,一个看上她的都没有。
    那日范芷兰母女登魏国公家门的时候魏国公大娘子恰好不在家,正是为着陆昭颐生辰的事。
    陆昭颐做生辰一事本就是为着给槿清寻养父母,十六王爷那边的人自是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也便自是不会给他们一干人等下拜帖。
    但是这魏国公大娘子自觉自己在京中贵眷也是数一数二的,生怕自己没收到拜帖觉得被下了面子,她是个内宅中人,不懂得自家男人那些前庭争斗的事,只顾着自己在贵眷中的脸面而已,便提前登了陆昭颐的门说起了这拜帖之事。
    陆昭颐如何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她原本是没打算给魏国公家下拜帖,可这人都找上门了也不能过于下人家的脸面,便应承了过后定会将拜帖送上。
    脸面保住了,魏国公大娘子这方才安心离去。
    结果这魏国公大娘子一回家,便碰上了捧着明月珠等候许久的范芷兰母女。
    魏国公大娘子一见了明月珠,当即乐的合不拢嘴,一高兴便将陆昭颐做生辰的事情同范芷兰母女讲了,她也知道这对母女的心思,便主动提出带她们母女一并去陆昭颐的生辰宴,算是报了这明月珠的情。
    那范芷兰母女当即感恩戴德,这可是公主殿下的生辰宴如何能不重视,回去便开始又是定做衣裳又是买新首饰,就等着那日盛装出席,惊艳全场,好一举攀上高枝儿好飞上枝头变凤凰。
    陆昭颐自是未同魏国公大娘子言说此番生辰宴的真正缘由,魏国公大娘子不知真相,范芷兰母女自然也不知,便当做是寻常的生辰宴罢了,到了当日,到了现场听了旁人的议论方才知道陆昭颐做这场生辰宴是为了给陆九霄的心上人找养父母。
    范芷兰母女正感慨那姑娘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虏获陆九霄的心,而且要靠寻养父母才能嫁,定然是个出身平庸的,那得是生的多国色天香能有这本事?
    一想到那王府的阔绰与王妃的头衔,范芷兰斜睨了顾槿芸一眼,骂了她一句不争气,还得老娘来为她的婚事奔波操心……
    那范芷兰当时正感慨命运不公,陆九霄便协着槿清到了驸马府。
    槿清一到,瞬间便热闹了起来,在场众人无一不想睹一睹这能让不近女色的陆九霄都为之倾心的姑娘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结果方才刚刚见到槿清,都还没来得及细看两眼,那顾槿芸便杀了出来,指着那姑娘大叫妖女,还说她是自家庶妹,一时间搞的众人无不云里雾里一片哗然。
    范芷兰母女在见到槿清之时无比惊讶,这二人往日里对槿清那般的苛待,甚至可以说是虐待,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做了王妃?
    于是便有了后面的那些事……
    槿清听罢,方才得以平复的心情忍不住再次翻涌,心中一阵难受。
    陆九霄则是一阵愤怒,这下贱母女往日里那般苛待于槿儿,竟到如今还不肯罢休!
    陆昭颐也本就对于槿清的身世遭遇颇为心疼,现如今被这般一闹,对那范芷兰母女亦是痛恨不已。
    可无论如何痛恨,现下已是闹的满城风雨,那范芷兰母女经此一遭回去定是要大肆宣扬,只怕还会给槿清扣上一个嫌贫爱富不认亲爹的帽子。
    陆昭颐言说到此处,叹了口气道:“即便是那范氏母女回去什么都不曾说甚,昨日宴上也已是闹的满城风雨,只怕是往日里有心思的,现下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了。”
    陆昭颐的话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原本将槿清的真实身份瞒下,以孤女的身份来为其寻养父母并不算是什么难事,但如今被范芷兰母女那般一闹,难保不会被人想入非非,亲生父亲健在,谁还会去愿意出这个头?
    更何况那范芷兰母女回到家中铁定是要出去说嘴,败坏了槿清的名声,届时陆九霄非槿清不娶,便只能让她以顾家女儿的身份出嫁了……
    那顾玉承一家一跃便成了摄政王的岳家,如何能放过这般好的一个机会?
    槿清低垂下头,暗中不停的搅着手中的帕子,没想到会弄成如今这个为难的局面。
    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局面,陆昭颐亦是于心不忍,槿清是个心性极好的孩子,她不想自家弟弟失去这份良缘,且槿清生在那样一个家庭里,若是真的回去以顾家女儿的身份出嫁,那顾家凭什么坐享这般大的一个利益,这和吸女儿的血有什么区别?而且那顾玉承还削尖了脑袋要往陆九珩的门下投,陆九霄摊上这样的岳家还不知要惹出什么乱子,届时再挑起圣上的疑心还不得天下大乱?
    对了!圣上!
    陆昭颐灵光一闪,将端在手中的茶盏放置在了面前的桌上,提议道:“九霄,长姐倒是还有一个主意。”

第一百二十一章一念一伤·个中缘由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wu.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