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变态

赎孽(纯百ABO) 作者:命苦钢琴牲

第四十八章变态

      进来的人并不是裴之竹,而是另一个女孩。
    她手中端着食物,我看着她将食物放在床头,随后解开了我的手铐。
    “吃饭吧。”女孩似乎对我这副赤裸的模样见怪不怪,同时将食物端给我。
    “我想上厕所。”我轻声说道。
    “这个......”女孩神色犹豫。
    “反正房间里有厕所。”我说道,“我已经这样了,跑不掉的。”
    我试图让女孩信任我,无比真诚地看着女孩。
    女孩迟疑了几分钟,随后开口道:“裴总没有交代过是否可以打开你的脚链,你先吃东西吧,我去问问裴总。”
    “好。”见她不为所动,我只能先开始吃东西。
    饭吃完了之后确实好受了一些,可愈加强烈的便意让我难受得不断地变换姿势试图让自己好受一些。
    又过了一段时间,房间门再次被打开,那女孩再次返回,只不过手里多了一整条锁链。
    她将我脚腕处的脚铐解开,随后又锁上了新的。
    当她将锁链的另一头拷在房间角落的铁杆上时,我心中只剩绝望。
    女孩将我另一只脚的脚铐解开:“你可以去洗手间了。”
    说完她便端着碗走出了房间,听见房门落锁的声音之后,我立刻从床上起身走到房间内的洗手间。
    释放之后整个人好受了许多,我回到房间内,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整个房间,试图找到可以逃出的方法。
    可直到我的脚都要被这新的脚铐磨破,我都没有找到这个房间一丝一毫的破绽。
    唯一能出去的地方就是房间门。
    我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感到无比的绝望。
    手机也被裴之竹拿走,房间内唯一的光源是那白炽灯。
    我无法感知时间的流逝,心中的恐惧和绝望愈加强烈。
    慢慢地我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被惊醒。
    正是这时房间门再次被打开,未看见来人,便闻到了熟悉的栀子花香。
    “想我了吗?”裴之竹走进来问道。
    “我什么时候能走?”我直截了当地问道。
    “走?”裴之竹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没打算放你走啊?”
    “你这是非法拘禁。”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吗?”裴之竹的表情玩味,“那你非法拘禁别人的时候呢?”
    我浑身的血液上涌,整个人哽住,不可置信地看着裴之竹。
    “怎么了?”裴之竹继续说道,“你锁着别人就是爱情,我锁着你就犯法了?”
    “你怎么知道?”我恶狠狠地盯着裴之竹,想要将面前这个女人撕碎。
    可我不行,身体的伤尚未痊愈,就算能制服裴之竹,那也不够。若是再挨上一顿揍,说不定我真的会死。
    “你猜呢?”裴之竹坐在床边,似乎是早就清楚我不会对她动手。
    “你还真是恶心。”裴之竹笑着开口道,“你说,身体残缺的人,她是不是心理也变态啊?怎么会有人把自己的亲生母亲囚禁起来当性奴?”
    “够了!”我一把掐住裴之竹的脖子,“你给我闭嘴!”
    我几乎是吼出来,手上掐着裴之竹的力度更大了一些。
    “你掐死我...谢姝会死在你面....前...”裴之竹并没有挣扎,眼中情绪淡然。
    我死死地盯着裴之竹,随后将她狠狠地摔在床上。
    我嘶吼着发泄,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把她怎么样了?!”我疯狂地质问她。
    “没怎么样,她挺好的。”裴之竹咳嗽着,笑着看向我。
    “这么紧张她吗?”裴之竹深吸一口气,“原来还真是要照顾家里人,只不过照顾到床上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裴之竹毫无顾忌地大笑着,我极力忍耐着心中的愤怒,就连额上的青筋也一股一股的。
    “说够了没有?”我一字一句地问道。
    “我只是很好奇哈哈哈哈...”裴之竹捂着脸双肩不停地耸动着。
    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却又松开。
    如此反复了许多次。
    裴之竹慢慢起身,随后凑近看着我,眼里是掩不住的笑意:“不是,你们怎么搞上的啊?你妈应该不缺人做爱吧?还是你强奸了她?”
    语气里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嘲弄和戏谑,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用力地砸了裴之竹一拳。
    “哈哈哈哈...这么说就受不了了?”裴之竹偏头看着我,“还是我说对了?”
    “你给我闭嘴!”我直接将裴之竹扑倒,“操xx的。”
    “你打死我,谢姝绝对会死掉。”裴之竹看着我的眼里毫无惧意。
    “你到底要干嘛!!”我整个人崩溃,松开死死摁住裴之竹的手,愤怒地嘶吼着,双手不断地殴打着自己的头。
    我绝望地发泄着,看向裴之竹的眼神里如淬了毒一般。
    “很简单啊。”裴之竹说道,“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你跟着我就行了。”
    “我答应你,我可以随叫随到,但是完事之后我要回自己的家。”我靠着墙角瘫坐在地上,彻底向裴之竹屈服。
    “不行。”裴之竹淡淡地回应道,“你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我要你在这里当我的性奴,直到我对你失去兴趣为止。”
    “另外——”裴之竹蹲下同我对视,“现在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
    裴之竹说完便站起了身:“你现在在我这,就要听我的。把我伺候好了,我开心,或许会给你一定的自由。我要是一直不满意,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我答应你。”我心如死灰,轻声开口。
    “早这样不就好了?”裴之竹笑着,“去洗澡吧。”
    我麻木地站起身,随后走进了浴室。
    热水冲在我的身体上,破皮的地方传来刺痛。
    我看着镜中自己狼狈的模样,还有脚腕上的铁链,鼻尖一酸哭了出来。
    何其相似的场景,轮到自己的时候,竟也会这么绝望么?
    我边哭边笑,如同疯掉了一般。
    当我洗完澡之后,裴之竹早就在房间内等着了。
    “刚刚哭过?”裴之竹看着我问道。
    “没有。”我直接回答道。
    “那就行,别做让我败兴的事情。”裴之竹毫不在意地说道,“给我捏捏脚吧,今天走了不少路,累得慌。”
    我顺从地跪下,同时轻轻地将高跟鞋从裴之竹的脚上脱下。
    我不轻不重地为裴之竹捏着脚,裴之竹的另一只脚就那样搭在我的肩膀上。
    只要我一抬头就能看见裴之竹双腿之间的隐秘区域。
    裴之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享受着。
    当我给裴之竹按完之后,她面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干得不错。”
    “嗯.......”我不知该作何回答,低着头不敢回应裴之竹。
    “今天就先这样吧,我有些累,没什么兴趣。”裴之竹说道,随后起身站了起来。
    “好的裴总。”我仍旧跪在地上。
    “饿了吗?”裴之竹问道,“一会我叫佣人下来给你送吃的吧。”
    “谢谢裴总。”我轻声应道。
    “乖乖的,不会亏待你。”裴之竹笑着,“去休息吧。”
    我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床边。
    裴之竹像是想到什么,转过身来:“对了,以后不要叫裴总了。”
    “知道了,主人。”我了解裴之竹的意思之后应声道。
    裴之竹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随后离开了房间。
    之后不久那个女生走进了房间,给我送了一顿饭,还有一些膏药。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直接离开,反而是待在一边等着我。
    我有些疑惑,却还是三下五除二地将食物吃完。
    “你趴着吧。”女孩从我手中接过碗筷放在床头。
    “嗯?”我疑惑地看着她。
    “这个药要涂抹和按摩吸收,裴总叫我帮你弄一下。”女孩说道,“背面。”
    “哦哦。”我有些难为情地转过身,随后趴在了床上。
    全身赤裸让我感到不自在,好在女孩将我的臀部用毛巾盖住了。
    “可能会有点疼,你要忍一忍。”女孩轻声道。
    “没事,谢谢。”我趴在床上回应道。
    随后是女孩的手混着冰凉的膏药摸上我后背的淤青,我痛得抓紧了枕头,却还是一声不吭。
    我能感受到女孩正仔仔细细地为我涂抹着膏药,药物挥发,我的后背感觉到有些凉意。
    “这会可能会有些疼,你忍一忍。”女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女孩开始下手按摩,剧烈的疼痛伴随着酸胀袭来,我咬紧了牙关,还是不可避免地闷哼了一声。
    “很疼吗?要不要我轻一点?”女孩停下动作询问道。
    “没事...哈...呃!”我回应道。
    “这样按一会会好得快些。”女孩继续为我揉着伤处。
    “你经常这样?”我脱口而出,“帮她...给我们这种人...不是...”
    “这我不方便告知。”女孩说道。
    “以前的那些alpha呢?多久能出去?”我继续问道,而女孩却是不再回应我。
    我没有继续询问,只安心地接受着女孩的按摩。
    上完药之后女孩离开了房间,我开始给自己够得着的地方上药。
    折腾了很久,最后累了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很久裴之竹都没有再来这儿,我依旧是一天两顿饭,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我的精神十分紧绷,一点点小事就会刺激得我崩溃。
    当女孩再一次走进房间送餐时,我再也忍不住问道:“她什么时候来?”
    “裴总工作很忙,不好说。”女孩简单回答道。
    我开始焦虑地在房间四处踱步,不停地咬着手指甲:“多久了?”
    “其实没几天。”女孩说道。
    “我要出去,我受不了了!”我尖叫着,不停地抓打着自己的头。
    女孩并不在乎,只将食物放在床头,随后转身离开:“一会我来拿碗筷。”
    女孩的无视让我更加崩溃,我用力地将碗扔向房间门口。
    碗摔在女孩的脚边,直接碎开,地上也一片狼藉,甚至有些东西沾上了女孩的脚腕。
    女孩侧目,随后离开了房间。
    几分钟之后,女孩拿着工具过来,将房间内打扫得干干净净。
    “如果想早点自由,你这样只会起反作用。”这是女孩离开房间的最后一句话。

第四十八章变态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wu.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