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诈不如诚拙11

识魅(民俗怪谈) 作者:灰鸢尾

巧诈不如诚拙11

      眼前天旋地转之间,谢萦脑海里居然不合时宜地划过了一个念头。
    ……好像游乐园里的旋转咖啡杯啊。
    船身猛烈地旋转倾斜之间,江水立刻灌了进来。水下的大漩涡一旦形成,把船只吸进水底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那条渔船估计已经被绞成碎片了。
    情势危急,也再也来不及多想什么,谢萦对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叫道:“跳下去!”
    “什么?”周围兵荒马乱噪音太大,兰朔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少女拔高声音,大叫道:“下船!我们跳下去!”
    这是大江中央,四处水波茫茫,他们还身在急流里面。人一旦下了水,就跟飘萍一样,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不管兰朔到底有没有理解她的意思,但他的确是没有一点犹豫地照做了。
    趁着船身仰起一个极大的斜角,谢萦摸索着抓住了缆绳的一端,胡乱在自己和兰朔身上缠了一圈,两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翻下了船沿,扑通一声落进水里。
    十一月的江水到底是有点冷的,落水的瞬间,谢萦顿时打了个寒战。
    入水的过程太快,四周又都是乱溅的急流,四肢都被带着扯向不同的方向。她明明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结结实实地喝了好几口水。
    她一手扯着缆绳,另一手死死拽着兰朔的手,两手都被占着,慌乱之间甚至忘了用双腿去蹬水,但好像有某种力量正带着她往水面浮去。
    直到将近半分钟后“哗”地一声出水,谢萦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剧烈地咳嗽了片刻,才逐渐看清周围的景象。
    不知何时,江面居然平静了下来。
    水下的漩涡消失了。可怕的急流来得快,去得也无影无踪,宁静平和的江水漫过身体,好像刚才那几分钟的颠簸完全是他们的幻觉一样。
    好像有人叫着“小萦”,但少女耳膜还在嗡嗡作响,一阵惊天动地地咳嗽。兰朔拍着她的背,直到她终于喘匀了这口气,五感缓慢回笼。
    谢萦盯了他片刻,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好像鸭子啊。”
    兰朔愣了:“什么?”
    他们的船头本来通过缆绳和渔船牢牢系在一起,但那端的绳子被黎兴解开了,刚才下水之前又被抓住,此刻乱七八糟地缠在她和兰朔身上,不过此刻也没人有工夫管。
    “我说我们好像鸭子啊……”谢萦擦了把脸上的水,表情罕见地显得有点呆,“你见过养殖户的鸭子吗,在外面遛的时候怕丢,就是用绳子系在一起的。”
    到底是之前准备充分,救生衣在此刻发挥了作用,让两人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浮在水面上。
    小船被江水推着静静漂浮,他们就浮在小船边,像风吹动的树枝时上面连着的叶片,被拨动着摇摇晃晃,却始终通过缆绳和船连在一起。
    虽然谢萦坚持声称自己会游泳,不过她刚才的表现显然让人很难放心,于是兰朔索性一手紧紧揽住她的腰上,带着她漂在水上,又用缆绳绕过肩膀,把两人松松系在一起。
    小船已经不再巨震了,但黎家兄弟一动不能动地躺在角落里,看不见他们的情况,还在持续不断地鬼吼鬼叫。
    现在也没人有工夫理他们,兰朔也忍不住低头问怀里的少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萦一手抱着他的肩膀,“你还记得规则里的前两句吧?”
    人过滩,莫下船,多少水鬼江里缠;
    人过滩,船过滩,下船走水来拉纤。
    “里面不是说‘莫下船’吗?”
    “是的,但船靠自己是过不了‘界’的……”谢萦小声说,“刚才你不是体验到了嘛。要是没人下来‘拉纤’,那我们的船就跟那个渔船一样,会被直接卷到水底去。‘界’就是这样,遵守规则就能通过。船上有人下来了,这就像通行证一样……于是漩涡就停止了。”
    兰朔望了一眼自己和她身上缠的缆绳,一时间有些不可思议。“你说这是‘拉纤’?”
    在岸上拉纤拖船,和在水里扯着缆绳游泳……这差得也有点太多了!
    “我猜‘拉纤’的意思,指的只是需要有人在外面拉着这艘船吧,”谢萦说,“具体我也不清楚,是刚才灵机一动的。不过,赌一下嘛,不然还有什么办法?”
    从结果来看,谢萦灵光一现的想法似乎没错。
    当然,靠他们这么“拉着”,当然是拉不动船的。
    船上已经没有人能划桨了,黎家兄弟还在手足麻痹中,只能瘫在船上,更何况谢萦也信不过他们,好在船上有发动机。
    兰朔先提气吼了一声“闭嘴”,喝止了黎家兄弟打鸣一样的叫声,又指挥着鬼车用爪子操作。
    钥匙还插着,方向也不用调,只要挂到前进档即可。鬼车吧嗒吧嗒地走到船头,按着兰朔的指示一步步操作。
    这么一只漆黑的怪物蹲在身边,九根脖子像蜷曲的蛇一样弓着,眼睛像血红的灯笼一样莹然发亮——其实鬼车只是在认真地盯着操作杆,研究哪边是前进档。
    黎兴双眼一翻,直接吓晕了过去,黎富则哆嗦得话都说不出来,牙关上下咯咯打战。
    好在他们终于不叫了,只要不添麻烦就好,谢萦也懒得关心船上还躺着这么两号人。
    船只启动起来,2节的最低速,比人走路快不了多少。
    小船再次平稳地驶过江面,现在反而是缆绳“扯”着他们往前。
    “我们想漂出去,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兰朔心算了一下船速和水速的差异,又道:“在这半小时里,你能做完想做的事吗?”
    “不要着急,我们只要遵守'界'的规则就好。”谢萦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道,“一次性有这么多生人入内,却一条命也没能留下,'界'中鬼魂会露面的……在它按捺不住的时候。”
    身体逐渐适应了江里的温度,交感神经兴奋刺激身体产热,很快就不再觉得冷了。
    她被兰朔半揽半抱地带着,其实不太需要自己出力,不过想到要在长江里再泡半小时,谢萦到底还是有点糟心。
    少女一边划着水,一边两腿在水里踢来踢去。
    “这下真的演泰坦尼克号了,虽然是直接快进到了结尾……”
    这电影要换他们两个演,那就是……
    却说那一日,流浪画家在甲板上偶遇富家千金,当夜Jack遇到了在船头准备自杀的Rose,说出了那句影史留名的台词“you  jump  I  jump……”,然后Rose一把拽住他一起跳下去了,两个人被泰坦尼克号拖着游过了大西洋。
    全片完。
    谢萦很无语地抹了把脸。
    事情起得太突然了,现在想想,只要有人在水里拉着绳子就行了,她完全可以留在船上啊,只要把兰朔自己踹下水就行了……当时她怎么也下来了,她脑子进水了?
    大概是因为刚一起收拾完黎家兄弟俩,还停留在“自己人”模式里没调整过来……
    不过事已至此,谢萦叹了口气,扭头对抱着自己的男人说:“算了,都这样了……我们还是回顾一下规则吧,别做错什么。”
    第一纤绳硬邦邦,握了纤绳不松手。
    纤绳粗糙是藤条,没皮没肉没骨头。
    ……纤绳是一种藤条,并不滑腻温热。
    “界”会诱发幻觉,让他们分辨不清纤绳和怪物的肢体,误以为自己抓住了纤绳的时候,其实是握住了什么东西细长的手臂。
    这个好办,为了排除干扰,下水之前,缆绳就是直接系在她身上的。
    谢萦瞄了一眼自己腰上缠的缆绳,嗯,高分子聚乙烯,冰冷又坚韧,与皮肉有天壤之别。
    第二水边照头脸,两耳一口一只鼻。
    头发连眉缺爹娘,鬓毛不长少婆姨。
    谢萦抬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兰朔,嗯,还是正常长相……两只耳朵,两只眼睛,一张嘴,一只鼻子。
    古时过险滩,纤夫上岸,可能浩浩荡荡十余人之众,彼此之间也隔着距离,只通过同一根纤绳相连。
    这条规则是警醒人们……和你握着同一根绳子的,可能是什么别的东西。
    好在她从下水开始就紧抓着兰朔的手,一直保持着肢体接触果然是正确的。只要唯一的同伴能够确认,在水下无论遇到什么,都一律当成非人之物即可……
    谢萦正沉思着,迎面看到兰朔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对,有些诧异:“你怎么这个表情?”
    兰朔缓缓道:“小萦……你继续往下念,规则的下一句是什么。”
    谢萦不假思索,顺口念了下去:“第叁着你身上衣,赤着膀子把纤拉——”
    赤着膀子……把纤拉……
    一片寂静。
    四目对视。
    少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绿了。
    ———
    那一天,小萦终于回忆起,这不仅是个灵异文,这是一个灵异黄文……
    另外,这篇确实是1V3,为什么现在只有哥哥吃到肉了,是因为这篇文,真的很长……估计150章是有的。悲伤地对手指……
    最近更新频率降低,主要是因为真的太忙了(闭眼)这个更新频率我也不好意思说啥了,呃……希望大家把我当个电子鸡养着偶尔看看之类的吧(

巧诈不如诚拙11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wu.cloud